.

【卷你】联谊

*短
*第二人称
*就是个段子ooc不负责
*还会有其他设定的段子,慢慢打

以下正文


-
    大学联谊,你不好拒绝小伙伴的盛情邀请,便去充个人数。路上,你在想会不会真的遇到那个真命天子,但又觉得这想法太天真。

    朋友对你说,男生那边有几个家境都很不错,有一个老妈在外企做高管,有一个家里几个大厂,还有一个老爸在市交通局做boss。你听听,也笑笑不忍心破坏朋友荡漾的神色。


    这些常来联谊的,都是家里红旗不倒,外面彩旗飘飘的主,更别谈条件好的了。你想着,也希望不要占用你太长时间,因为你赶着去看星爷新上映的电影。
联谊的地方是一家日料店,东西难吃,就是贵在逼格高。大长桌,人都快来齐了,你就随便挑个空一点的位子坐了,低头玩手机。


    开始还有几个想来搭讪的,但看你爱理不理,也都知趣。人群喧闹,你抬头歇一歇,便一眼瞥见一个简直快顶到天花板的身影朝这边走来。


    日料店房顶不高,但也快两米多,那人得有多高才能戳到房顶?你愣住,有那么一秒忘记了低头。


    来人穿着随意,蹬着双大白球鞋,与文艺小资的氛围有些跳脱。他人高腿长,随意几步便跨到了你身边,带过的风有皂粉的清香。


    “麻烦朝里坐坐。”这声音自上而下传入耳膜,你麻利地朝里挪,眼神却不住地往他红色的防风衣上瞟。自然,角落里也有几双眼睛盯上了这个迟来的大男孩。


    你不以为意,却听到朋友在旁边耳语:“他叫葛锐之,就是那葛局长家的独苗儿,人傲着。”


    你心下了然,不就那么回事。


    又听到几个男生起哄,说:“葛卷儿,这么晚,去哪泡妞了?”这时候你才意识到,这葛锐之长着一头在灯光下显得有些过淡的棕发,打卷不长。


    他鼻梁高,嘴唇薄,抿起来的时候一副薄情寡性的模样。也亏得是卷头发,垂眼角,才使那张脸不那么冷硬,带着温和的线条。


    葛锐之不说话,只喝酒,其间侧头给了那个带头起哄的男生一个眼神。大家都明白了,他也来凑个数,不寻伴。


    你心下好笑,一共来两个凑数的,可巧坐一起。看他倒酒喝的勤快,你心中一动,想起烧酒度数偏低,也想倒一杯沾沾。


    “我来吧。”你一愣,就看见眼前的杯子里光华流转,顷刻斟了半杯还满。


    “够了够了。”你脱口而出。葛锐之停手,瞄一眼你还亮着的手机屏幕,轻笑道:“你喜欢周星驰?”


    屏幕上显示着那部电影的影评,翻到一半。


    你愣了,不知道该怎样回答。你不太喜欢随便与人分享自己的心头好,算是比较坏的习惯吧。


    葛锐之看着你,又说:“等会我要去看这部电影。”说着用手指指你的手机,然后拎起杯子又喝了一口酒。


    你这才发现这个大个子手生得难得,手指长而骨节分明,握住东西的时候手背上一两道突起。真是男人的手,你轻轻感叹着。端起他帮忙斟的酒,低头说:“冷酒伤胃。”


    葛锐之像是听到一个笑话,低头看你,像在说:“那你还喝?”


    你看着他的眉眼,觉得他的表情比刚来的时候有意思多了,还像个人。于是你便弯弯眼角,笑说:“其实我也要去看。”


    朋友事后目瞪口呆地对你说:“我怎么会料到两个被拖来凑数的人就凑一对了呢,怎么会呢?”你看她表情包轰炸,笑而不语。


    你在想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对他有兴趣的呢,是他给你倒酒时,还是对你笑时?


    都不是,你摇摇头。


    是他大步流星地朝你走来,脸上一副别人欠他百八十万的表情,你忽然想到一句话:你长那么高干嘛,是要日天啊?


    噗嗤。

评论
热度(3)

© BuzzFell | Powered by LOFTER